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: 主页 > 18888kj.com >
究竟是谁提拔了病官郭宜品和谭建忠
发布日期:2019-08-15 14:2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究竟是谁,提拔了“病官”郭宜品和谭建忠? 洛阳是否存在严重的带病提拔问题、该问题严重到何种程度,洛阳官方一直没有正面回应,

  这年头,盛产断头新闻。岁末年初,媒体盘点的2014年十大断头新闻中,有一例曾亲历,那就是位列第五的河南洛阳副市长郭宜品畏罪潜逃落网事件。

  2014年9月,郭宜品失联事件被媒体披露,我亲赴洛阳调查。到洛阳后,被告知洛阳还有其他新闻,那就是市委常委、市委秘书谭建忠前不久落马了。

  起初没注意,觉得谭建忠的事情与郭宜品无关,可是在洛阳呆了几天后我发现了两人的一个共同点:两人都是被带病提拔不久就落马的副厅级官员。谭建忠,从副市长提拔为市委常委、市委秘书长仅仅2个月落马,郭宜品从伊川县委书记提拔为副市长不足半年畏罪潜逃。

  在洛阳经过一番调查发现,老百姓觉得谭、郭是贪官,但他们在某些更高层及官员的眼里却是得力干将,是有魄力、有能力的能吏。于是,这两人在当地老百姓的骂声里步步高升。

  10月,我在媒体上公开撰写了题为《在骂声里步步高升》的文章,感叹区区一个洛阳竟然如此密集的暴露出带病提拔的问题,并在文末问到:究竟是谁,提拔了“病官”郭宜品和谭建忠?

  洛阳是否存在严重的带病提拔问题、该问题严重到何种程度,洛阳官方一直没有正面回应,倒是年底,河南省委第八巡视组做出了回应。2014年12月,该巡视组组长王尚胜向洛阳反馈巡视意见时指出,“洛阳在执行民主集中制和选人用人方面,选人用人程序不够严格,发扬民主不够充分,带病在岗、带病提拔问题比较突出,干部调整配备缺乏科学统筹。”

  河南省委第八巡视组的调查结论,与我用了一周时间在洛阳调查作出的结论基本相同。可见,要大致判断一个地方官场的吏治问题,没有那么复杂和困难。当然,找出病因不难,要根治顽疾,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。

  再一次看到相关信息,是2015年2月洛阳市委召开“整改落实省委巡视组反馈意见领导小组工作联席会”。查阅相关新闻,“洛阳带病提拔问题突出”这一问题如何整改的,语焉不详。我是农民 因为十月一号误食有毒蘑菇导致入院治疗治疗,河南省委第八巡视组找出了洛阳吏治的疮疤并公之于众了,但洛阳就此问题的回应却不清不楚。这,是另一种断头新闻。

  洛阳市有关部门对副市长畏罪潜逃这一断头新闻的最新回应是:郭宜品是省管干部,按照干部管理权限,洛阳市不清楚的进展。这一答复极好,恰到好处地提醒了我们,郭宜品带病提拔的问题不是洛阳能解决的。相应的,谭建忠带病提拔的问题,也不是洛阳能解决的。

  说到这,让我想起了中纪委反复强调的主体责任问题。山西官场出现塌方式腐败,原山西省委书记因主体责任被免职调离。这开了一个好头。一个地方,官场出现严重的腐败问题,一把手理应承担主体责任,用人失察、监督不力,都应该被追责。带病提拔问题,也该追究主体责任。

  最近,数省高官和一些党媒不断在撰文或公开发声,谴责“反腐败影响经济”和“反腐败影响官场士气”的论调。可见,反腐遇到了不容小觑的阻力。

  反腐大局尚且如此,我们也就不难想象,当一个地方官场出现突出的带病提拔问题时,若要追究地方官场的主体责任,阻力也不会小。正是这些阻力,查扣涉案香烟1万余条!省公安厅破获特大销,导致了各种断头新闻。虽然有些断头新闻是因为根治疾病需要时间所致,但有些断头新闻肯定与反腐遭遇的阻击有关。

  反腐,不可能一帆风顺;腐败势力,不可能一击就溃。对反腐抱有希望者,需要耐心,乐观不得,需要每个希望这个国家、这个民族清明的人都尽一份力。

  机缘巧合,曾偶然成为重庆原副市长、公安局长王立军潜逃前最后接触的记者,最近又碰巧成为原河南省副省长、省公安厅长、省人大副主任秦玉海落马前公开接触的最后一个记者。

  运气太好,甚至让个别同行眼红,四处散播我是王立军亲戚、秦玉海授意秘书邀请我到郑州采访的谣言。

  整个十月,不断有人通过各种形式要求我写写秦玉海。有一位,甚至说事关正义。在给我的信里,他说秦玉海让河南公安的地位在全国大大提升。

  还有人说,秦玉海当初跟我说的那些话,如今证明都是假的。今年4月底,秦玉海与我见面,谈了河南警务改革的事。比如,外界质疑改革失败了,他觉得没有失败;对于改革前景,他说,原河南省委书记卢展工离开河南时曾问过他:老秦,咱俩都退了,警务改革会不会走回头路?他说,不会。这些,都是他个人对改革成败的总结及对前景的估计,都只是他个人的判断。判断,大抵只有对错而少有真假的问题。

  还有一些,是说秦玉海对河南焦作的转型发展贡献很大。跟我表达这个观点的陌生读者,不止一两个。甚至有焦作的读者,希望我去焦作实地走访走访,听听焦作人对秦玉海的评价。

  自然,秦玉海的功不能弥补他的过,但做记者十二年,最常遇到的情形是某个官员落马后,过去敢骂的要放鞭炮庆祝,过去不敢骂的也跃跃欲试要站出来助骂几句,第一次遇到一个官员落马后有这么多人站出来替他说好话。

 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,是前不久畏罪潜逃的洛阳市副市长郭宜品。此人在担任当地伊川县委书记期间,与房地产商勾结大拆大建、设训诫中心关押当地访民,伊川民间骂声一片。

  奇怪的是,此人今年3月初在骂声里从县委书记被提拔成了洛阳副市长。结果没干满半年,屁股太脏,偷偷跑了。潜逃2个月后,失魂落魄的郭副市长被河南公安在湖南长沙一个出租屋里抓到了。

  郭畏罪潜逃的事实证明,伊川老百姓骂他是贪官并非空穴来风,群众并非总是“不明真相”,也并非是捏造事实恶意诽谤。可是,就算当地老百姓骂的是真的,也并不影响他升官。

  这个活生生的例子,至少说明郭宜品担任县委书记期间,已经不能代表当地人民利益,但依然高升为副厅级干部。若不是当前反腐的大环境,他这个副市长估计会当得有滋有味。

  在一些地方,民意对于官员升迁的影响微乎其微这个事实,确实已经是秃子头上的虱子—明摆着的了。这些地方的上级官员,如同聋子瞎子一样。正如郭宜品,伊川民众骂声一片,但能决定他升迁的上级官员却充耳不闻。在老百姓的骂声里,当地组织部门“按照领导的用人意图”规范地走完了考察程序,把“病入膏肓”的郭宜品提拔成了副厅级干部。

  在骂声里步步高升的,不止这位郭副市长。前不久,去太原调查太原市三任公安局长相继落马的案子。其中一任叫柳遂记的公安局长,就是如此。在他担任太原市小店区区委书记期间,举报已经满天飞。媒体公开报道山西省纪检部门有官员透露,对于柳遂记的举报一大堆,但其后台不倒就一直没人敢查。

  “带病提拔”被明文禁止,但在现实里却又是半公开的潜规则。我的湖北老家,曾有两名乡镇医院院长授意手下伪造病历骗取国家补贴。如此恶劣的行径,被媒体公开报道过,也被湖北省卫生厅等多个部门公开查处通报过,但并不影响他们的仕途。这两位神通广大的院长,被查处后没两年相继升官。当年湖北官方查处他们的文件,至今躺在我的书桌上。

  因为“带病提拔”盛行,“病官”提拔不久就落马也成为司空见惯的事情。在洛阳,刚提拔就落马的不仅仅只有郭副市长,还有洛阳市委常委谭建忠。今年3月,谭建忠以副市长之职被提拔为市委常委、市委秘书长。5月,即被河南省纪委拿下。

  写到这里,一个疑问按捺不住地冒上来:是谁,提拔了“病官”郭宜品和谭建忠?

Power by DedeCms